深圳探路动力电池回收体系建设

2018-04-13
  
3月底,深圳市发改委印发《深圳市开展国家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监管回收利用体系建设试点工作方案(2018-2020年)》(下称《方案》),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动力电池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探索和实践。将于6月1日起实施的《方案》,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对纳入国家和地方购置补贴范围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全生命周期监管,动力电池

3月底,深圳市发改委印发《深圳市开展国家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监管回收利用体系建设试点工作方案(2018-2020年)》(下称《方案》),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动力电池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探索和实践。

将于6月1日起实施的《方案》,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对纳入国家和地方购置补贴范围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全生命周期监管,动力电池生产、使用、贮存、回收、利用各环节规范有序,建立起较为完备的动力电池监管回收利用示范体系,形成在全国可复制、可推广的动力电池监管回收利用经验。

规范动力电池回收利用

据记者了解,业界普遍对《方案》持正面评价,认为其有明确的责任主体,有完善的操作细节,有各部门的联动,可有力推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此前因政策监管不到位而带来的废旧电池流向非正规渠道的现状将因此改变,行业也将步入规范发展的轨道。

为何深圳会成为探路动力电池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实践的首个试点城市?“深圳具备较好的产业背景。”浙商证券电力设备与新能源行业首席研究员郑丹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深圳新能源汽车起步早,推广量领先国内大多数城市;二是具备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形成了从动力电池到整车再到电池回收利用的产业链闭环,聚集了一批业内龙头企业,如比亚迪、沃特玛、格林美等。”

《方案》明确指出建立动力电池信息管理体系,具体包括建设动力电池信息管理平台、实施动力电池信息登记制度、完善动力电池回收押金制度;建立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管理体系,具体包括强化维保网点动力电池回收管理、加强报废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监督、严格废旧动力电池贮运管理;建立动力电池梯级和再生利用产业体系,具体包括规范梯级利用和再生利用企业行为、支持梯级利用和再生利用产业化。同时,《方案》还提出加大政策支持、严格监督管理、强化失信惩戒等保障措施。

在国家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循环利用国地联合工程研究中心主任、邦普集团副总裁兼汽车循环事业部总经理余海军看来,《方案》先于北京、上海之前发布,反映了深圳速度和效率。“从内容来看,《方案》中首次提出了押金机制,这种在新车销售时按照装机容量计提回收押金的模式是体现生产者责任延伸制的完美表现;不少于5个维保网点这一数据真实反映了以市场为基础,服务和便民使用的原则;此外也对新能源汽车报废异地化回收和注销明确给出了操作方案。这些细节的叠加,折射出深圳在重视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方面的理念和具体措施极具改革开放前沿理念,值得肯定。”余海军对记者表示。

“应该说《方案》是迄今为止关于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最为细致的一个文件,且逐条明确了责任单位,可操作性强。”废电池回收利用专委会秘书长、赣州豪鹏科技公司总经理区汉成告诉记者,“《方案》强调了市场行为,通过押金制和补贴这两个抓手,直击回收利用问题的核心。”

在郑丹丹看来,“《方案》对今年2月底7部委联合印发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的要点均有落实,比如动力电池信息系统做到售后可追溯、建立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管理体系等,可以说《方案》对《办法》是呼应衔接的。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