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无钴锂电池”研发顺利

 2020-05-12
  
对此,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5月11日的网络业绩说明会上表示:”马斯克告诉我,特斯拉希望自己做电池。据我了解,他们的技术路线对我们不会有冲击,而且我们在共同探讨如何把电池做得更好,以服务新能源事业。“
宁德时代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

中国最大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300750.SZ)的投资者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特斯拉自建电池会不会对宁德时代造成冲击。

对此,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5月11日的网络业绩说明会上表示:”马斯克告诉我,特斯拉希望自己做电池。据我了解,他们的技术路线对我们不会有冲击,而且我们在共同探讨如何把电池做得更好,以服务新能源事业。“

今年2月3日,宁德时代公布了与特斯拉的供货协议。

根据协议,今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特斯拉将通过订单方式,向宁德时代采购锂离子电池。

曾毓群称,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的技术团队早已沟通对接,供货时间约在今年下半年,供货不限于磷酸铁锂或者三元电池,具体供货产品取决于市场需求。

此前,特斯拉提出了“无钴”电池的方向。

对此,曾毓群表示,宁德时代也有自己的“无钴”电池技术储备,目前研发进展顺利,正在想办法做好供应链,“因为是一个全新的、颠覆性的产品”。

曾毓群称,电池技术的革新分为结构创新和电化学体系创新,宁德时代在这两方面都投入了巨大的力量和长时间研发,目前技术储备在10年左右。

对于车企自建电池,宁德时代副董事长潘健称,始终相信专业分工的优势,“我们不抵触也不担心,做好自己的事。”

真锂研究总裁墨柯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特斯拉自建电池厂暂对宁德时代影响不大,其自产电池的品质要达到松下、LG化学、宁德时代等一流电池厂的水准,还需要较长时间。

“术业有专攻,电池制造不是车企所擅长的。车企自建电池厂大概率还是需要和电池伙伴合作,主要目的只是保障自身的电池需求。”墨柯说。

除了打算自建电池的“鲶鱼”特斯拉,宁德时代在国内也面临着激烈竞争,比如比亚迪(002594.SZ)推出的“刀片”电池。

曾毓群对此表示,刀片电池是宁德时代2016年已量产的CTP电池结构创新概念中的一种,宁德时代已经选择并量产CTP结构创新里最优的几种,比如CTP-0、CTP-1、CTP-2。

目前,比亚迪是国内装机量仅次于宁德时代的电池厂商,也是唯一生产电池的车企。

宁德时代财务总监郑舒表示,新冠疫情对公司的生产运营在短期内形成一定影响。

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营收为90.3亿元,同比下降9.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42亿元,同比下滑29.14%。

韩国新能源设备研究咨讯机构SNE Research 5月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一季度,LG化学的装机量超越了日本松下和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电池厂商。宁德时代以17.4%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去年同期,宁德时代位居全球首位。

2019年,宁德时代产能为53 Gwh,已公告的在建项目产能为22 Gwh。

根据公告,宁德时代在全球有宁德、青海、江苏、四川、欧洲五大生产基地,主要产能建设项目包括投资18亿欧元的欧洲基地、100亿元的宁德车里湾基地、100亿元的宜宾项目、74亿元的江苏三期项目、46亿元的宁德湖西扩建项目。

去年10月,宁德时代在德国图林根州埃尔福特市建设的电池生产基地开工,该项目分两期建设,预计2021年开始投产,2022年达产后形成14 Gwh的产能。

宁德时代独立董事蔡秀玲称,欧洲建厂进度受疫情影响有些延后,希望明年能投产。

潘健表示,欧洲项目的供应链是混合模式,初期以中国供应出口为主、当地为辅,随着后期规模扩大、产能放量,供应链将以当地为主。

“欧洲供应链的难点在于产能建设周期较长,建设、运营成本高,需要通过供应链上各个环节的创新来优化降本。”潘健说。

日前,宁德时代首套海洋船舶动力电池系统下线,应用于中国首艘海上危险品应急指挥船“深海01”。

潘健表示,未来两年,船舶电池会有高速增长,但在未来五年内,相对还是细分补充性市场。

除动力电池外,宁德时代也在发力储能。

据蔡秀玲称,储能发展前景很好,公司正在加速布局中,未来将以欧美、澳、韩日、中国四大区域为主战场。

截至5月11日收盘,宁德时代每股收报137.62元,较前一交易日下跌了4.48%。

稿件来源: 界面新闻  
[ 作者:周小飏 ] [ 查看:406 ]  [ 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本文地址:
版权说明: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未注明出处和转载的,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作品侵犯著名权,或有其他诸如版权、肖像权、知识产权等方面的伤害,并非本网故意为之,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将立即加以更正。